【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

10904028-11b8b6e58476a98c.jpg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十人永远不会死。

?龙的心脏坚实而慷慨,胸部紧紧地放在新月后面,阻挡着她的蟑螂,保护着她颤抖的身体。

宝宝越来越尖叫,蝎子已经嘶哑,脸下的悲伤泪水。

月牙走出夜龙心的照顾,把孩子送回母亲,回到熟悉温暖的怀抱,孩子不再哭了。

?新月帮助女人,“让我们起床。”

她看着孩子因哭泣而脸红的那张小脸。这时,她看起来很平静。孩子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健康的精灵。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世界上的孩子能够在母亲身边。虽然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她并不想拥有自己的福音派仇恨,所以更多的孩子失去母亲,更多的母亲没有孩子。

敌人的孩子不是孩子吗?

?新月儿经常问自己,答案是坚定的,但也知道没有人会理解。

在这一刻,她知道没有人会站出来理解她,直到她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表达她对复仇和复兴的态度。

路好吗? “眼泪充满了脸,而且话语窒息。

?生?

新月落在地上,拼命地看着魔鬼的仇恨,低声低头,窃窃私语,“你会死吗?”

她手中的弯刀毫不犹豫地穿过自己的薄脖子,穿过她柔软的血液。红色的血液冲出伤口,并被她的白色连衣裙弄脏了。

?最后她摔倒在夜龙心中,看着他焦急的红眼,却听不到他令人心碎的叫声。

如果不是在晚上龙的心脏,以阻止在喉咙前面的刀,月牙应该已经回到了黄筌,这苦海无边的大海已经过去了。

他抱着她纤细柔软的脖子,试图按压从伤口不断涌出的血液,她害怕她的疼痛,她不能止血。他从未如此害怕,也无法忍受手指。她有一个肉质的伤口和温暖的血液,她的心脏颤抖。

“医生在哪里,医生在哪里?”夜晚的心脏尖叫着,唤醒了那里强迫新月的所有人,整个小屋都很混乱。

暮纳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也有很多血,过去也没有再晕倒了。

她悔改,这是没有结果的,她想,我想迫使死亡,让月牙可以了解王朝的仇恨,我怎么也想不到最终会被她果断更换。

在Shuiyunzhai所有的医生冲了过来,血液停止对新月后简单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与夜龙心脏和浩其次是恐怖,但最终她随后夜龙。心脏停在门外,他果断地关上了门,他的眼睛都没有留给休斯。

?冬天的夜晚很冷,在这一刻,外面的大厅里的夜龙脸上的霜层比冬天的夜晚更冷。

当主治医师从屏幕上出来时,夜龙心已经到了他面前。 “公主怎么受伤?”山地般的身影和气势受到了压迫,这让医生非常害怕。

“一般的夜晚,请放心。公主的生命暂时不受影响。虽然伤口深入颈部静脉,但幸运的是没有休息,缝合线被缝合在下面,血液停止了。”医生低下头,不敢看罗切萨面对夜龙心。

医生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夜龙心脏的脖子上割刀,割伤他的喉咙,流血,让他气喘吁吁。这种伤害和她一样弱,如何受苦。

?龙龙心中匆匆地说,“已经工作了。”?然后赶到新月室。

? “将军留下来。”

医生的声音被隐藏了,他不禁再次尖叫。 “还有什么?”

“公主已经失去了太多的血,事件发生之前的袭击的悲伤伤害了心脏。有一段时间.我还没有醒过来。”医生的声音越来越轻,但夜龙的心脏越来越刺耳。

“当我暂时不醒时,我什么时候醒来?”夜龙转身,冷蝎子上布满了血丝,蟑螂的黑暗迫使医生躲闪。

医生的腿很软,“plop”被打碎了。 “老人无法打破它。当他受到小心的护理时,公主肯定会.”

?这边还没说完,龙的心脏已经生气了,一只手掌砸了楠木雕刻的云锦屏障。

? “往下走,分发药。”他放慢了很长时间,只是按下蝎子,吐出这些话,转身去月光下的闺房。

?听到外面运动的医生都把医疗工具和碎片砸了起来,所有的猫都被腰部拉出来了。

?房间里有一个新月,安静地躺在床上,小身被厚厚的被子盖住,很孤独。

夜龙的心一步一步地走到她的床上,慢慢地拨弄她乱糟糟的头发,当她触摸她苍白的脸颊时,她感觉到了骨头的寒冷。她和她一样安静。不会醒来。

眼睛突然变得很热,钢铁侠的眼泪无法滚落。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龙心怡在新月的床上是不可分割的。他甚至不担心医生为她换衣服。必须亲自照顾。药水也被交给了她。

五天过去了,新月的伤口不再由于运动而分裂,夜龙的心脏开始整夜呆在床上,呆在怀里睡觉,温暖着她仍然冰冷的身体。

他记得当她小时候,在战争中,他整晚都在抱着哭泣的新月,直到她安然入睡,她会放松并睡一会儿。

就像现在一样,他几天没有闭上眼睛。当月亮的身体逐渐变暖时,他无法闭上眼睛睡着了。

晨光照耀着,落入新月的房间,只是在她苍白,几乎透明的皮肤上晒干,让她感到温暖。

在远处和附近的宁静山路上,一串马蹄铁被引入新月的耳朵。她的心突然随着蹄子跳了起来,接着是嗡嗡的声音,月牙睁开了眼睛。在我面前,夜龙已经疲惫不堪,但脸上却是欣喜若狂。

“龙心兄弟,”她愚蠢地说,“我听说木棉花回来了。”

她知道那个男人已经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地。